嘉宾:歌剧女高音 钟华玲


问: 最初为何想学音乐,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音乐歌唱?

答:我是15岁开始接受音乐的训练。因为我爸爸曾经是一个话剧演员,后来在文化馆做行政管理,管理一个歌舞团。小的时候最开心就是跟着姐姐哥哥后面唱歌跳舞。 我是比较幸运的,从小到大有一个这样的一个艺术氛围。


问: 觉得学习音乐歌唱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

答:学习唱歌最大的挑战就是“持之以恒”,十年如一日的练习。有人说:“唱歌简单,张口就行了。”唱歌大家都会,但唱得好就不那么简单了。如果你在观众面前可以很轻松地唱好一首三四分钟的歌,首先要撕碎它。先从节奏,音准开始,到运用气息, 打开口腔,如何咬字,情感表达等方面很枯燥地练习了无数遍。一首歌没唱到几十遍是不属于你的。


问: 台上几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在星海音乐学院的经历和感受?

答:每个人想起自己的青春都是无限怀念的。在星海音乐学院的四年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时光。那时候的星海虽然没有现在那么美,但学习的氛围很浓郁,有很多博学又有涵养的老师,活泼可爱的同学,无论是在饭堂或者冲凉房,宿舍还是走廊,时刻都有歌声,笑声。青春很美好,在那里我也收获了我的爱情。但是在那时,我的父亲去世了,永远离开了我。所以说酸甜苦辣都有。


问:有没有印象最深的表演经历?

答:印象最深是在大学时到工厂的一次演出。那个地方的环境非常差,什么都没有,就是一个高一截的水泥地。我们要自己装音响,调灯光,整衣帽间。等到要演出的时候已经非常累了。但是一开始观众给了我们热烈的掌声,我们为之一震,马上打起精神。看到工人观众开心的表情,我们更加卖力。直到演出完才感觉到又饿又累。那时候不懂为什么那么辛苦那么累而且一分钱没有,还那么努力。其实就是热爱。对于演员来说,有掌声就是最大的鼓励。被需要被认同被尊重就是最大的幸福。


问:在星海音乐学习的音乐教育专业,教学生有什么心得?

答:我的心得是“如果要给别人一杯水,自己先要有一桶水”。声乐不同于其他的科目。唱得好不一定教的好,但唱不好一定教不好。不能照本宣科,一定要有切身的体会。比如声音要竖起来,就不能强调声音,应该是看歌唱的状态对了没有。很多喉咙出现的问题其实是气息的问题。

问:为何决定在美国读音乐硕士?

答:当今社会发展的非常快,如果没有一直继续学习是很容易被淘汰出局的。所以有机会继续学习声乐是我一直的心愿。可以来美国学习要感谢我先生的大力支持。 当时也因为孩子的教育,老大先寄宿在旧金山的一个朋友家里。对于一个母亲来说,孩子的事就是最大的事。而且我也是一个喜欢新事物,敢于尝试的人。所以我很幸运,比较顺利地来到美国圆我的梦。


问:如何平衡音乐事业学业与家庭? 

答:“平衡”两个字是世间最难做到的事情。我只有说尽自己最大努力在时间上做到合理的 安排。在事情的轻重缓急上协调。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,没有事先安排是没有人来打扰的。所以专注做自己的事就好。我早上6:30起床,做简易早餐,7:30送孩子上学。 8:00-9:00去健身房。9:30在学校。下午2:30 接孩子,做晚餐。然后送孩子去上兴趣课, 那时我就可以在车里练声,背歌词。排练和演出他们都会跟我一起。他们不但会帮助我, 也能感受到妈妈在工作中的态度。其实很多时候,家庭和事业不一定是完全冲突的。也可以是相互相成的。家庭成员鼓励你前进,你积极的态度也在影响着孩子。


问:在美国进行音乐学习,应该也是有舍才有得,舍弃了什么?获得了什么?

答:在美国的这几年,我更喜欢用“成长”两个字。在这期间我收获了很多同时也得舍弃很多,有欢乐也有痛苦。但我成长了。刚开始非常不适应,有时好忙,忙到倒头就睡。有时也很孤单,天一黑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有句话叫: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捂着被子哭的人不足以谈人生。后来慢慢认识了一些朋友,又加入了一些艺术团体。课余时间会在图书馆,教会,老人院,癌症患者组织,高校联盟等地方去义演。慢慢认识了洛杉矶艺术界的老师们,并有机会向他们学习和演出也是件很荣幸的事。

问:分享一下在美国读音乐研究生具体的学习内容和状态?

答:美国的研究生是三年,修48个学分。而且寒暑假都可以开课,想要快点毕业一个半学期就修完了。学科成绩按平时作业, 考勤,小测试和期末考综合打分,而期末考的比重只占20%-30%。就杜绝了投机取巧的现象。比如我们学校,入学考试只需要唱十分钟,大概两三首歌。期末考就要15分钟。然后20分钟,这样叠加。但后来考试时间有限,老师们就临时抽几首考。曲目也是由易到难,唱过的歌不能重复。这形成了学生推着老师走。 每次上课前要先学会这首歌,然后发邮件给老师。美国大学没有人管你,但制度和课程设置在管着你。如果旷课三次就可以回家了。GPA学期成绩低学校也劝退。


问:东西方文化有各自的特色。自己在音乐方面有哪些新的尝试?

答:新的尝试是多唱。多唱不同语言的歌曲每种语言有它发声的不同位置,有不同的味道。多唱不同作曲家的歌曲,每个作曲家的风格都不一样,而且作品都很多。多唱不同风格的歌曲。才能确定自己的演唱风格。

问:举几个具体的歌曲例子?

答:例如最近喜欢上了贝利尼的音乐。最初只是唱过他的艺术歌曲,例如《月光》,篇幅不长,歌唱性非常强。旋律优美,也在合适的音域范围,男声女声都可以唱,唱得很舒服。但后来接触到他的歌剧。例如《诺尔玛》的《贞洁女神》。《清教徒》的《耳边想起他的声音》。他把女高音的缠绵 ,柔美,高音区的华彩片段表现得很完美。


问: 在美国出演音乐剧主角时的经历?是一种怎样的尝试?

答:在星海音乐学院我读的是音乐教育专业。有人说老师就是“万金油”,弹琴,唱歌,跳舞,表演等等都要会,但不一定都很精通。所以那时候出演音乐剧很少 。在这边有幸运参加了洛杉矶艺术歌剧中心并成为首席女高音。演出了莫扎特的 两部歌剧《费加罗的婚礼》和《魔笛》,今年将排演《安魂曲》。心得就是“台上一 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。无论是咏叹调还是二重唱三重唱,没有扎实的基本功都挑不起了。气息,共鸣,乐感,语言。尤其是语言,意大利语,德语,拉丁语都不是我们的母音,需要下很大的功夫。排练一天后晚上睡觉时满脑子就是旋律。

问:怎样克服过程中的困难?

答:例如演出《费加罗的婚礼》我是在课余时间去排练的。一开始觉得很难,有咏叹调,和费加罗的二重唱,和伯爵的二重唱,和伯爵夫人的二重唱,和费加罗母亲的二重唱,还有三重唱等。背这么多意大利歌词都觉得难,何况还要表演。记得那时候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打开音乐或伴奏,然后才洗脸刷牙。除了上学和做饭,一有空就坐在钢琴边练 习,晚上睡觉还抓着谱子,上课老师说的每一点都用笔记录下来。合伴奏,排练也录下来 ,有空反复揣摩。后来至于我家孩子听多了,我唱前半句他接后半句。以前,我认为不用看谱就是背出来了。真正的背出来是你脑子是空的,旋律和歌词就唱出来了。


问:在唱歌剧过程中也学习了多种语言:意大利语,德语等,学习语言有什么技巧?

答:学任何东西都没有捷径可走,就勤奋二字。从字母开始,然后单词再到句子。跟着朗读。速度要慢,这样才能清晰,才能掌握发声时震动的位置。唱歌时的咬字和平时我们说话又不一样,要特别夸张,口腔要圆。如果条件允许,请老师就更好了。我专门还请了意大利语的老师。除了发音之外,了解语感也很重要。

问:如何传播、推广歌剧文化?

答:首先要得到媒体的帮助。其次多为观众演唱歌剧曲目。 比如我们经常组织去义演。洛杉矶的合唱团体还是挺多的,而且水平也都还不错。这些大部分都是古典音乐的爱好者。欣赏古典音乐特别是歌剧,有一个固定的观 众群。是有了比较丰富人生经历的人才更懂古典音乐,更喜欢古典音乐。如果有更年轻的观众群就更好了。


问:关于歌剧未来的发展?创新?

答:歌剧分多种:正歌剧,轻歌剧,古典歌剧,民族歌剧和现代歌剧。民族歌剧运用自己民族语言的优势创作了不少新作。现代歌剧也是蓬勃发展。但因为所有接触歌剧的人都 是从古典歌剧开始的,所以对它的热爱非同一般。古典歌剧一定要用其原来的语言演唱, 而且要尊重剧本。但古典歌剧不是老旧歌剧,它也可以在表现形式上创新。还可以尽量地把歌剧带入生活。例如歌剧电影的运用。人们不需要山长水远花高价钱去歌剧院欣赏,通过传媒在家门口也可以同步欣赏。它不但降低了消费的成本,还扩大了观众群。


问: 之后在音乐的歌唱领域有什么目标、计划?

答:现阶段就是尽量地多学习,可以帮助更多喜欢声乐的朋友。尽力推广和普及古典音乐。快节奏的今天,人们很难静下心来聆听高雅的古典音乐。希望有更多的机 会让古典音乐走进大众。 

嘉宾(左):歌剧女高音 钟华玲;主持(右):林雯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