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持(右):徐志勋;嘉宾(左):独立电影制片人 卢可欣


独立电影制片人卢可欣带着她的故事,情怀,梦想来到节目,分享她的电影之路。


徐:现在是独立电影制片人,当你16岁首次到美国,当时还是中学生?


卢:我是16岁的时候到了北加州的Santa Cruz,白人多的城市,2012年的时候这个城市在加州也是华人不太多的地方。住在当地家庭读了一年,又回中国读高三,然后再回美国读大学。


徐:出国是自己的想法还是父母选的路?


卢:出国是自己的想法,我父母都曾在国内很好学校,我想超越他们。想要挑战,感受不同的世界观。


徐:当时出国还是很懵懂的年纪,对于自我的管理各方面,刚到的时候父母有没有很担心?



卢:刚开始他们很反对,他们希望我大学,硕士,博士的时候才去美国。但我觉得要在自己三观形成的时候,更能融入这个社会,给自己更多的时间去习惯。我坚持早些过来。现在聊起来,他们觉得当时的决定是对的。


徐:刚出国时,中美文化差异,从饮食到生活观价值观都不一样,有没有经历很迷茫的阶段?

卢:有。我到时在一个很小的高中,尤其在一个没有那么多华人的社区,来到一个全新的社区社会。不仅仅是上学,还有家庭影响。我的第一个家庭寄宿,是一个素食主义家庭。我也要跟随他们的饮食习惯。比如我之前也不会煮饭,当时没有机会和准备,现在也都可以。所以需要有一个阶段去了解社会,了解自己身边的人的过程。


徐:接触到了不同环境,读大学时,你选择自己的专业,其实家长都很关心自己孩子选择什么。你在大学主修经济并不是电影?


卢:其实是转了行。高中的喜欢政治经济学科。当时有修AP课程,包括在国内参与课外活动和社团。当时大学想读经济,觉得很有意思。我开始对人文经济感兴趣,觉得可以将人文、心理等领域相结合。但后来发现很多思维方式我不能理解。例如:经济需要有很多预先设定,根据设定去推理一些模型,让我觉得很难理解。

其实说不喜欢,我觉得更多是不适合做长期的研究和学习。到了大学UCLA,是一个综合性大学。我了解了很多不同的学科,有的课程都没有听过的。也正是这样也有机会去上一些电影课。UCLA有很好的电影学校,又靠近好莱坞,遇见好的老师同学,都是很幸运的事情。大学结束时,我读了经济的主修,辅修了电影和认知科学。


徐:选修跨度大,电影和认知科学,对你来说是全新的学科,跟之前修经济很不同?你与电影结缘是在大学吗?

卢:很难讲在某一点我一定要去做某一件事、我和大部分电影人不同,很多电影人是有有童年的记忆,情怀,比如经常看电影长大了就想拍电影。我其实不算因为看电影而开始想学,我更喜欢是制作、创作电影的过程。我比较喜欢跟大家合作,讲一个故事,作为一个创作者。


徐:因此就有了第二次的选择,读硕士,选了制片系?对制片的理解?


卢:制片是电影的“母亲”,没事时没有人找你,有事时什么事都找你。确实是令影片发生。制片是一个令影片发生的角色,影片每一个部分都跟制片有关,无论是故事,人员,各方面,都是做决定将每个部分组装起来的角色。

大家不太了解制片是因为制片很多分类。我现在是做独立制片。是比较特殊的制作电影形式。一般来讲电影需要资金大。这些资金很多来源于大的制片厂、政府、Studio等方面。但当Studio走下坡路,现在很多以导演、独立团队为重心的形式。整个制作过程更加独立,主创对于故事的把握,不受单一资金控制和影响,相对来讲,某种程度上给了团队更多创作空间。


徐:当你决定做独立电影制片人,有没有挣扎犹豫?

卢:对于我来讲挺确定,在我内心深处想去创作,去将一些故事内容。我们很难,包括家人,朋友很多人都会讨论,觉得路很难,很年轻没有经验,觉得可以去大公司去拿经验。其实很多独立电影制片人都是这样出来的,去大的公司有了经验人脉后自己做。但我决定自己这么早出来,有个人的原因,我不喜欢朝九晚五,个人性格也是需要不停刺激的人,觉得充实充实。


徐:Studio框架多?


卢:我觉得Studio 太多层面要顾及,有很多要求才能让事情发生。我希望如果有事可做,我保持开放的心态,用我的方式去完成。


徐:很多电影人心中有一团火,希望去讲说一些故事,你在现阶段想讲述哪一类型的故事?


卢:创作过程都想过这个问题。我喜欢艺术电影,我看的电影都是偏重这方面。我的意见是艺术性强的,但我不会说自己是做艺术电影,因为有时很难去给标签,好的电影可以感动人。现在我觉得无论是什么形式类型,希望创作出不常见的内容和形式。我希望我做出来的可以提供新的东西给大家,可以鼓励年轻的电影人创作有艺术,有创意的电影。


徐:独立制片人通常日常的行程、生活模式是什么样的?

卢:我们可以形容生活“吃了上顿没下顿”。如果有工作很忙碌,比如短片拍摄一周的话,需要提前1-2个月准备,这不包括剧本方面筹备。需要请人,找地点,至少提前3-4个星期就一定要开始做计划。如果不是拍摄期间,是会不停地去思考新的故事和新的剧本。我经常会去不同的活动,希望以后有机会合作。也会参加一些电影节,带着自己的作品或者如果收到邀请也都会去。


徐:毕业前后你有很多实习经历,接触过很多类型岗位都有接触,唯有制片是你的兴趣?

卢:我实习过很多不同公司,从项目发展到后期发行宣传,跟纪录片的导演实习等等。我发现我不喜欢正常上班的日子。而且我希望是可以工作在电影第一线,不是说一定要做导演,所以决定做独立制片。我觉得大家进入电影行业都是为了讲故事。大家都是为了梦想,去经历更多的可能性。我之前学的是制片,这对于电影人是很重要的能力,知道整个电影是如何成真的过程。硬实力对电影人很宝贵的经历。有了经历后,就可以支持新人导演讲出他们的故事。


徐:对以后的职业生涯规划?是否还是电影领域?


卢:现在我是独立电影制片,创作电影作品,也希望未来可以继续做独立电影人,去担任不同的职位。以制片为主,希望能够留在独立制片的世界里。也有一个责任感,现在中国需要不同的类型故事,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将更加成熟的流程带回中国。用更好的制作不一定成本高,但质量过硬。带给世界的观众来自于中国不同方面类型的声音。


嘉宾:独立电影制片人 卢可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