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持(右):Taylor Wu ; 嘉宾(左):电影导演 林毅炜 Thomas Lim


世界精神卫生日“世界精神卫生日”是由世界精神病学协会(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WPA)在1992年发起的,时间是每年的10月10日。 世界各国每年都为“精神卫生日”准备丰富而周密的活动。 包括拍摄、宣传促进精神发育健康的录像片、开设24小时服务的心理支持热线、播放专题片等等。

今年“世界精神卫生日”关注的话题是:预防自杀。根据数据显示,每40秒全球就有一个人自杀。身处洛杉矶好莱坞,很多人影视从业者也因不同的原因导致抑郁、自杀。

Wu:是否很多在好莱坞的从业者都有抑郁、自杀的倾向?


Lim:抑郁的人有很多。自杀就算有,人数不多。洛杉矶是个有孤立感的城市。洛杉矶电影圈很多人会公开讲这种孤立感。原因:1)行业竞争大。2)洛杉矶地形广阔,太分散,大家都需要各自开车,各自做事。


Wu:是否与职业性质有关?大家仅是拍摄的几个月在一起,之后就很久不见?


Lim:有关系,这个行业很多是项目制。大家仅仅相处几个月的时间把项目完成。再开始第二个项目,又是新的团体,需要重新建立这个关系。全世界很多有梦想的电影人都聚集在洛杉矶,为了发展自己的事业。因为想在这个行业成功,需要有机会。而有目的性的心态交往,大家很难成为交心的朋友。


Wu:在电影业,比如两个演员要争同一个角色,导致气氛紧张?


Lim:片场就是一个很紧张的地方。因为时间紧,一旦做错,第二天可能就不用再回来工作了。片场的氛围其实不鼓励人们交朋友。如果不是在片场,还有可能成为朋友。但在片场,大家都有自己的责任,如果做得不好就有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事业。


Wu:人前表现自信,成功,但其实不一定是事实,或许还没有达到高度,这样就会怀疑自己?


Lim:有很多人在好莱坞,希望表现得很成功。因为大家都想跟成功的人接近。而要表现得有成就,有自信,自己会有不小压力。会有不安全感。这个行业有很多人都属于自由职业,项目制。在这个不安全的状态下,也不很适合交朋友。


Wu:你个人如何处理这个问题?如果在行业没有交到朋友?有什么建议?

Lim:这个行业需要自律。有时间要看剧本,练习、自己进步。我会选择做运动。我在亚洲有很多朋友,刚到洛杉矶我还以为是我自己的问题,后来才了解到这就是洛杉矶的行业情况。还有可以找到真正关心自己的朋友,大家常常聊聊天,也可以和家里人多沟通。


Wu:请治疗师是否有用?


Lim:这我不知道。我觉得没有想。我认识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这么做,就算有也不一定会说。


Wu:关于拍摄的预算有什么不同?


Lim:有几个朋友在美国拍片,需要资金,价格高出亚洲的5倍。这边工会要求更严格,要求给足够薪酬,而且竞争也大。200万美金,在亚洲有些国家还有些机会,而在美国,100-200万美金的投入应该没什么机会出头。


Wu:编剧有什么压力?


Lim:在这样的环境之下,确实有压力,比如之前有从亚洲来的朋友,25年前刚20岁,在电影学院期间的学生作品做得很好,自己有才华,然后还有学校提供很好的设备。但是毕业之后,没有器材,改为专心写剧本。其实如果剧本真得写得很好,也是可以吸引到大笔资金,可以参加电影节。每年会有几个人通过这种方式出头,但大多数人都做不到。写剧本写十几二十年,开始抑郁,因为现实跟理想差距太大。



Wu:现在很多艺术学院的学生,学雕刻,学绘画等,也都面临着市场需求没有那么大,僧多粥少的情况?


Lim:人生是一个平衡,年轻的时候追梦的时间可放多些,但随着年纪增大,可以重新平衡。如果觉得拍电影真得是你一生唯一想做的事情,就一定坚持。但如果不是,则可以多尝试平衡。也没必要为了所谓的梦想,二、三十年都不开心。


Wu:坚持了二、三十年,还是没有达到目的,是做的方法不对?还是提出的意见太超前?


Lim:这一行其实机会很重要。有才华,有能力,勤奋,这样的人才在洛杉矶很多,但有机会的人真得不多。有很多演员、导演,都在等待机会。


Wu:机会有时需要介绍。曾在别的国家做电影,现在来美国开拓机会,会有障碍吗?


Lim:最好是在自己的国家已经有成绩,已经出名了。这样到了好莱坞或许声音会被听到。如果还没有什么成绩名气,就会面临更多困难。首先签证难,电影行业比较少能获得工作签证批准,通常自己要解决自己的签证,因为洛杉矶已经有很多人,除非真得非常需要你。再者就是语言,外国人未必能充分了解当地的幽默、文化背景等。

对于华人来讲,从2015年,2016年到现在,有比较好的形式。2016年,2017年美国开始注重中国市场。无论是来自哪里,到了美国都要找自己的优势和特别之处,也不一定是最主流的,但要做出这边人做不到的。之前《摘金奇缘》播出后,美籍亚裔的机会有增加。


Wu:会不会有歧视?


Lim:在洛杉矶是会有的,虽然开始不会很明显,但过了一段时间,我觉得是会感觉到的。而且外国人整体的权利没有那么大。


Wu:对华人电影人,有什么建议?


Lim:需要一段时间调节,时间久了以后,也能交到些朋友。平时多做些运动,做些与无关电影的事情。平衡工作和生活。

嘉宾:电影导演 林毅炜